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员风采 > 优秀学员作品
水乡的变迁
  • 发布日期:2019-12-06 19:58
  • 来源:柯桥区老年电视大学
  • 字体:[ ]

绍兴水乡闻名天下,河流纵横,交织如网,开门见河,村里人出街赶集(孙端镇)(毗邻鲁迅外婆家安桥头村),去田畈干活靠的是船。有钱人置大船,钱少的置小船,没钱的只能绕来绕去走田径小路,我的外婆、舅婆和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裹着小脚,足不出户,他(她)们没有上过街(镇)赶过集,更不用说到县城、省城去玩,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么美丽,多繁华。

没有船的农户要去镇上赶集,要过一条大河,靠的是渡船,渡船是木制的,可以乘八九人,没有蓬,没有座椅,都是靠站。摇船的大家都叫他“摆渡阿庆”,阿庆四五十岁,穿着似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模样,头戴破旧乌毡帽,冬天穿件斜襟破棉袄,下身穿条单裤,一双破鞋,一年四季,不论刮风下雨,寒冬酷暑,坚持从这岸摇到对岸,来回摇,摇呀摇……本地人不收一分钱,到过年腊月,阿庆提着一只布袋,上门挨家挨户索取,大家给些大米当报酬。

解放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国家出资,建了水泥大桥,再也不用乘摇摇晃晃的摆渡船过河了。

交通闭塞的水乡,村里人除了粮食、蔬菜……自产自给,有摇着大船,敲着铜锣:“镗镗镗,镗镗镗”上门出售工业用品和生活用品,停泊在船舫下,吸引姑娘们挑选针线、花布、毛巾、牙刷、牙膏、胭脂花粉、红头绳。大伯大婶要的是盐等生活用品。

打铁的也摇着埠船靠岸后,支起炉灶“叮铛,叮铛”生产镰刀,锄头,铁耙,剪刀,菜刀。

渔夫捕到鱼养在小划船的船首,水里用小木棍在船沿“笃笃笃……”吆喝“卖新鲜的鱼,卖新鲜的鱼……”大婶,大嫂站在岸边指着活蹦鲜跳的鱼要,提着稻草绳,拎回家去。

也有划着小船,兜售豆制品,“卖豆腐啦,卖豆腐啦……”外婆,舅婆等老人会踮着小脚来买霉千张,霉豆腐,打豆腐,买一次可以吃好多天。一般都用米来调换,不用纸币。

水乡小村,淳朴的村民虽然没有遇到过惊涛骇浪的风险,但也不风平浪静。邻居毛叔公的儿子捡到一颗子弹玩耍,不幸发生爆炸受伤,急忙用小划船送往绍兴城(当时没有救护车、救护船),因路远失血过多,半途咽气,毛叔公悲痛万分。

小村随着时间推移也慢慢发生了变化,田少人多,劳力过剩,一些青年离乡背井去外地谋生,坐上了埠船,夜航船。后来轮船公司的机帆船替代了埠船,穿梭于乡下各村镇,“卜卜卜,卜卜卜”。晨曦,六时起到轮船码头坐船到绍兴城北桥已是上午九时,乘客上城办事,诊病……下午二时才返回。我坐上去孙端的机船,一天一班,船到老家已是日落西山近黄昏,万家灯火,过了一宿,次日凌晨坐船赴城再坐二时的机帆船返回工作单位,也近黄昏。一去一返,得花两天时间,时间哪里去了,就耗在来回的路上。

若遇炎热的夏天干旱,河床干涸,机船不通,冬天,冰天雪地,河面结冰,机帆船停航。只能步行,走田间小路,马山,豆姜,尚巷,则水牌……弯弯曲曲到绍兴再走袍江,斗门,㹧犭茶湖,七里江到齐贤,走得精疲力尽。

八十年代,党政府重视经济建设,“若要富,先修路”,逢山开路,遇河架桥,建了公路,通了汽车,公交车四通八达,做到村村通公交,车到家门口,天翻地覆的变化,两天的路程一个小时就抵达,一位老者:“做梦也没有想到,飞速发展的时代,变化这么大。”

过去地主老财,官僚资本家坐的汽车,现在平民老百姓也坐上了汽车。如:儿子家夫妻俩就有两辆汽车,一人一辆不仅上下班方便,接送孩子上下学,若有个身热头痛随叫随到,方便快捷。

落后闭塞的水乡,年久失修的河岸砌起石墈,疏通河道,河水清澈如镜,鱼虾活蹦鲜跳,沿岸栽了柳树,柳枝迎风摇曳,鸟语花香,风景秀丽,建起了一幢幢新楼房,脏乱差的坟基地改造建起了文化走廊,旧祠堂成了文化乐园、幼儿园……面貌焕然一新,旧貌换新颜。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