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员风采 > 优秀学员作品
我和我的祖国——为宁波交通蝶变骄傲
  • 发布日期:2019-12-06 19:46
  • 来源:江北区老年电视大学
  • 字体:[ ]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有一句口头语“想要富必须先修路。”说明交通道路建设对一个城市与乡村经济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以前,宁波交通很落后,记得在五十年代我小时毕业考入慈湖中学,那时没有公共汽车,只好步行二十里外去城里读书。1964年,我考入宁波师范学校。去报到时,公共汽车还没有通到村里,只通到乡,而且班次也很少,道路又是石子路,路面上坑坑洼洼,很不舒服。人们习惯坐“航船”出行,所谓的“航船”其实是一种木船,船上有竹蓬,船两侧搁置着木板,可乘坐二十余人。因为宁波是江南水乡,那时候出行坐的都是这种航船。我家住在姚江边的城山渡口,那里可乘船到宁波,价格也很便宜。我带上行李铺盖,从城山渡上船到宁波,再从宁波东新河航船埠头坐船到莫枝镇,再摆渡轮到陶公山——宁波师范学校,足足花了8个多小时。到了90年代末,航船已经不见踪迹,被陆上汽车代替,做航船只能成为人们的一个独特记忆。

从70年代到90年代末,宁波交通道路大转变,从交通末端到枢纽城市。我们看到宁波高速公路一条条建成通车,对人们出行、货物运输、旅游度假带来方便。1996年12月6日,杭甬高速正式通车,宁波结束了境内无高速公路的历史。过去开车时速只能开到35码,按当时的时速,从宁波到杭州需要五六个小时,现在从甬到杭只要一个半小时。当我们翻开2008年前的宁波地图,“世界三大强潮湾之一”喇叭形的杭州湾从来是天堑,他将宁波、上海分割成隔海相望的南北两翼,而2008年后的地图上,“V”形的杭州湾变成“A”形。这一改变是世界最长的杭州湾跨海大桥。通过大桥宁波到上海陆路局里从304公里缩至179公里,车程只需两个多小时。比原来节省了一个多小时。杭州湾跨海大桥建成后,沈海高速、沪甬高速、甬台温高速、甬金高速相继建成通车,更多的高速快客跟着“跑”起来。

现在只要公路建到那里,汽车就通到那里。在宁波区域内,不论是平原、山区村村都通了公共汽车,这不仅给了乡村出行、旅游带来方便,更重要的是把山区、农村优特农产品销往城市,既发展了农村经济。改变部分农民脱贫致富,有繁荣了城市市场。

对宁波铁路来说,真正的发展在这改革开放四十年,数字的变化更是显而易见。1978年宁波客车每日仅开4对,目的地最远至上海。当时我去上海,早上7点钟从宁波上车,到上海已是万家灯火,整整十个多小时。现在宁波铁路早已冲出上海,直通东北、西南、华南、西北等多个城市,到90年代后,宁波火车几次大幅度提速,从宁波到上海只要2个多小时。我有一个表姐从上海到宁波来对我说,兴奋并不仅仅是因为火车速度快,更是因为他们这一代人记忆中,宁波的铁路一度只能用“末梢”来形容,“每次车到宁波,在列车广播里所听到的‘终点站’这个词”。如今,“末梢”正伴随着呼啸而过的列车驶入历史。

现在把宁波比作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四通八达的铁路线就同花瓣舒展的身姿;向西向北,经萧甬铁路,杭甬专客,以后跨杭州湾铁路建成连接沪昆,沪汉蓉通道以及京沪通道;向南,经甬台温铁路东南沿海和珠三角地区……这样抓住这个契机实现华丽转身,“区域性铁路枢纽城市”或将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张新名片。

在我的记忆里,文化大革命时代,我去北京串联,第一次在京乘地铁,感到很新奇,坐地铁一点也不拥挤。觉得首都真有气魄。随着祖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之后上海、杭州等大都市才有了地铁,他俨然已经成了大都市的一种特征与符号。现在我们宁波也已经稳步迈入“地铁时代”。

根据总体规划,宁波城市轨道交通以三江为核心,以三江连三片(即三江片、北仑片、镇海片),以三轴为指导思想,构成三主三辅共8条线的放射状的轨道交通网,覆盖全宁波市并辐射余姚、慈溪、奉化等周边县(市),共设19个换乘站,项目预计总投资1000亿元。这是继杭州湾跨海大桥后,宁波城市建设又一标志性工程。他带来的“蝴蝶效应”将在经济和社会各个领域显现。现在地铁1号线、2号线已通车运营,3号4号线加紧施工,估计明年也可以通车。这样我们慈城在家门口乘地铁到东钱湖可观光旅游。的确,轨道交通给市民许多生活上的便利,也很难用数字概括这些带来的变化,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宁波已经站在一个新的起跑线上。我们即将进入与全球多个大城市同步的“地铁时代”。

总之,宁波的交通道路发生巨大变化,见证祖国如歌岁月,是时代的符号,也是历史的辉煌。作为宁波人,我坚信宁波明天会更美好。我为宁波而自豪,为祖国骄傲。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