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员风采 > 优秀学员作品
“弯篓”里的春天
  • 发布日期:2019-12-06 18:07
  • 来源:平湖市老年电视大学
  • 字体:[ ]


一、那一声春雷

1949年,解放的炮声像一声春雷震撼着祖国大地,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全面展开,林埭镇“弯篓”小茶馆里沸腾了。

“弯篓”小茶馆,位于林埭镇中段。一横一竖,呈曲尺形,酷似捕鳝的工具——弯篓。

那是春天的一个晚上,“弯篓”茶馆女店主吴珍囡借来一盏汽油灯,把店堂照得雪亮。镇上的居民们被乡政府召集到茶馆里。一个年轻乡干部站到凳子上,大声宣布:“这个弯篓,一进三间分给吴珍囡。从今天起,产权归吴珍囡所有。”

接着,乡干部又逐一公布把镇上从地主家里没收来的房子分到没有住房的居民手中。

顿时,茶馆里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吴珍囡作为居民代表发言。这是个三十出头的中年妇女,齐耳短发,肚子微微隆起,她已怀身孕。三年前,在乡下,租种了三亩土地,因欠收交不出租米,被财主收回了土地。无奈,夫妻俩告别了摇摇欲坠的破草房,到林埭镇上租下“弯篓”开小茶馆谋生。由于激动,她有些发抖,定了定神,终于说出了肺腑之言:“乡亲们!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弯篓”自天而降,分到我的名下。这是土改的胜利果实。一句话,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吴珍囡……”

吴珍囡成了“弯篓”的主人,她把“ 弯篓”装修一新,辟出后半部分为书场,请来评弹,评书,钹子书艺人来茶馆演出,生意渐渐红火起来。久而久之,“弯篓”书场声名远播,如上海的名家赵开生、石文磊辈也来书场签约演出。

不久,她的宝贝女儿出生了,她边做生意边抚育女儿渐渐长大……

1972年春天,我入赘“弯篓”里,与吴珍囡的女儿结为夫妻,成了“弯篓”里的一员。

二、那一缕春风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大江南北,贩送货物不再是投机倒把。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感召下,我也蠢蠢欲动,想发点小财。

当时,林埭地区实现了手扶拖拉机耕地,耕牛成了生产队里的累赘。刚好接上海郊区朋友的来信,他们那里都用中型拖拉机耕地,有些零星土地施展不开拳脚,要我代为物色两头大水牛。我觅到了两头大水牛,谈好了价钱,对方表示接受。并承诺给我一定的报酬(介绍费)。于是,在早春的一天早上六点,我牵着两头大水牛上路了。沿乍浦海边朝东走,经金山卫往北,至张埝朝东。当把牛牵到朱行镇上时,刚好晚上九点整,整整走了十五个小时。一路上没进饭店,用饼干充饥。到达目的地,已是唇焦舌燥,脚瘫手软。但当对方递给我五百元介绍费时,一切疲劳都忘记了。五百元,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相当于公社党委书记半年的工资哩。

后来,我把这笔钱做本钱,到公社袜厂批来袜子贩到温州销售,又从温州带回表带之类的小商品批给本地的小摊贩。经过几年的奔波,终于跻身于万元户的行列。

有了钱,底气足了。遵照岳母的意愿,决定把年久失修的“弯篓”改建成楼房。

于是,买回一切建筑材料,破土动工。一个月后,小镇上鹤立鸡群般矗立起第一幢两层楼房。岳母站在阳台上,乍浦九龙山尽收眼底,她感到心旷神怡,手舞足蹈:“土改分给我“弯篓”,改革开放使我家的“弯篓”变成了双层,党的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三、那一束春光

2012年早春,一束春光透过窗玻璃洒进我岳母的卧室,屋内一片敞亮。她已是九十四岁高龄,一直强健,突然卧病不起。一家人都劝她住院治疗,她却执意不去。要求在家中治疗。她说:“我的寿限快到了。毛主席把“弯篓”分给了我,我要终老在“弯篓”里。

我们尊重她的意愿。最终,她老人家含笑在“弯篓”里走完了她的人生旅程。

我家这个“弯篓”,是个不平凡的“弯篓”。我的女儿在“弯篓”时出生,上海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有一份理想的工作,定居上海。我的孙儿也从“弯篓”里走出去,在上海电力大学深造,我和老伴已是古稀之年,早已退休,在“弯篓”里颐养天年。

三年前,我把“弯篓”重新修缮。把岳母的房间辟为琴房,内设钢琴、电子琴、吉他、琵琶;我的书房里藏书二千余册。平时,老伴在琴房里练练钢琴,弹弹琵琶,哼几句歌曲,唱几段评弹;我在书房里读书,看报,写一些蹩脚的文字……

老伴说:“我住在“弯篓”里,即使是冬天感觉也是暖融融的好像是阳春。”

我说:“是的。“弯篓”与国家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有国才有家,国家繁荣昌盛,百姓安居太平。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我们的祖国永远是春天!”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