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员风采 > 优秀学员作品
我和车的故事
  • 发布日期:2019-12-03 11:20
  • 来源:平湖市老年电视大学
  • 字体:[ ]

在我三岁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七十年的历程值得回味。本文讲述我和车的故事。

孩提时代。我家住在乍浦汤山脚下的上新街,记得第一次上幼稚园读书时由本家的美仙姐(当时她读五年级)领着去的,放学时由老师护送我们几个家住城外的同学,顺着南大街、南外大街至马路(沪杭公路乍浦段),待同学们穿过马路后就各自回家。仅此一次,而后我们就天天自己步行上学,当时路上车子少,步行相对安全,家长比较放心。

读小学的时候,有时放学回家几个同学就绕道去汽车站看汽车。那时的汽车才真叫“汽车”,在车的后部有一个竖着的锅炉,驾驶员须向炉里添加木炭,然后拼命地摇动炉边的手把,感到很好奇,那时不知道这是在烧制蒸汽,是“汽车”的动力来源。

少年时代。读小学高年级的时候,看到比我们大一点的学生到汽车站斜对面的租车行,租了脚踏车自由自在地骑着,特羡慕。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我们几个同学在游泳等潮的这段时间,沿着海塘脚下的一段乱石滩寻找被潮水冲刷后“暴露”出来的废铜烂铁,然后到废品收购站去卖了,约定作为大家租脚踏车的“车资”。

上初中了,乘着晚上月光明亮的时日,我们就到租车行租了一辆脚踏车(因为晚上租车费用减半),充分利用三个小时的时间,互相帮护着,几次下来,居然人人都学会了骑脚踏车。

六二年秋到平湖中学读书,周六下午,乍浦去的几个同学就沿着平乍公路步行回家,一般情况三个小时到家。那时公路上的车并不多,锅炉车已换成了汽油车,路过的脚踏车也不多。星期天偶尔用“舌尖上刮下的钱”租半个小时车过过“骑车瘾”。

六五年秋,高中毕业后到新埭公社同心小学教书,当时平湖到新埭只有轮船进出,踏脚踏车的“技术”只得暂时搁置。

在和学校附近的几个伙伴闲聊中,说到火车(这之前,只是从教科书、电影中看到过火车的图片和画面,从未见过真正的火车,就好像现在在电视中见过高速列车,而未乘坐过一样),便约定星期天去乘一次。我们步行至兴塔,上了去枫泾的汽车,然后到枫泾火车站乘火车到嘉善(只乘一站),吃过中饭后沿着铁路线步行回枫泾。只“奢侈”了一次,却终身难忘。

七八年秋长山河出海工程会战,我被抽调到长山河澉浦工地做宣传报道工作,那时新埭公社的民工住在离澉浦3里外的沿海村庄,每天都步行上下工。闲聊时工地总指挥张志法知道我想骑车上工地,他特别有心,竟从新埭借来一辆自行车供我“专用”,这是我一生中骑自行车最多的时段,也是车技长进最快的时段,因为当时从村中到澉浦的这段路也是不平坦的泥路。

八十年代中期,新埭至兴塔间修筑了一条机耕道,天晴的时候骑自行车的人多了起来,我便“节衣缩食”积攒了一百多元钱,托金山的亲戚讨了一张自行车“购车票”才买到一辆乡镇企业生产的自行车,便成了我上下班的交通工具。因为是泥路,逢下雨天,“车骑人”也是常有的事。我所在的新埭公社中学的老师们也掀起了一股“自行车热”,学校工会还举办过一次骑自行车比赛。

九十年代中期,平湖至新埭的石子公路通车了,有一次参加平湖的一个会议,竟起早贪黑骑自行车打了一个来回,着实过了一把“骑车瘾”。

新世纪初,乡镇的石子路逐渐被更新为水泥路,路况焕然一新,我也跟随“摩托车热”,添置了一辆“潇洒木兰”小型摩托车上下班,着实“潇洒”了一把,直至退休。

2006年退休,赶上了“电动车热”,我也随“潮流”添置了一辆电动车作为代步工具;最近几年“黑色路面”又逐渐取代“水泥路面”,在平整的柏油路上开车真让人感到舒坦,我又紧跟“潮流”,及时购买了一辆崭新的电动车。现在一家五口有车五辆:轿车一辆,摩托车一辆,电动车三辆。

去年春上,伙同几位同事专程去嘉善高铁站观看高速列车,当高速列车从我们的眼帘飞驰而过,我们高兴得仿佛回到了孩提时代,为祖国母亲高速发展的交通网络而欢欣鼓舞,由此我们想到了我国的高铁比世界所有国家的总里程还要多,一种中华民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在车库里至今还保存着一辆上世纪九十年代购置的永久牌自行车,二十几年修修补补舍不得丢弃,把它作为晨练的一种健身工具,保留的一份车缘。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