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员风采 > 优秀学员作品
老来住进了新楼房
  • 发布日期:2019-12-02 20:36
  • 来源:下城区老年电视大学
  • 字体:[ ]

那一天,我和老伴去朋友的新家串门观光。电梯直上十九层。哇,半个城区尽收眼底,蓝天白云,楼宇绿荫,好开阔;环视室内新家俱新陈设,宽敞明亮一尘不染,漂亮极了!我对老伴说,我们这辈子是住不上这么好的房子了。

我是一个农场人,一辈子工作生活在偏远的市郊。早年生活是极其艰苦的。初时,生产队二三十人,都挤在一座破庙里。屋外大雪纷飞,屋里冰冷剌骨,早上我的盖被上白花花一层,原来雪籽从瓦隙里铁落到我床上,真似“林冲风雪山神庙”。有的工人还住在草舍里,很不安全。我曾眼见一间草舍,由于孩子做饭不慎着火,而在十几分钟内化为灰烬。

后来,我当上“事务长”,为一百多人做饭。那大食堂是毛竹搭建的,没有抹水泥,老鼠扒几下就能钻进来和我见面。晚上被那家伙咬醒,一摸耳朵鲜血直淋。

我要结婚了。领导分给8平方米的房间。我自己用铅丝和报纸糊了个“天花板”,地坪用力夯实以防鼠患。小两口欢天喜地成了亲。孩子出生时,住进了用新安江拆迁来的材料建造的土瓦房。四家同住,中间用矮墙分隔,那家孩子放个响屁,四邻都能听到。晚上我和孩子他妈睡得烂熟,任凭宝宝哭得声嘶力竭,就是不醒。邻居老赵家倒是早已急了,猛锤薄墙,地动山摇,我们才知道宝宝哭了。

改革开放以后,农场一年年好起来。职工住进了有厨卫的房子,还用上了城里人没有的沼气,火柴一点炉火窜起,那个快乐就不用说了。到了九十年代末,农场在城里买了些房子,我也搬进了城。56平方米,小是小了点,但我又回到杭州,是心满意足了。至于改善生活,住更大更好的房子,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过,除非天上掉馅饼。

谁知,天上真有掉馅饼的事!

朋友家观光没过几天,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让去单位一趟。原来市政府贯彻落实科学人才观,出台了奖励有贡献科技人员的住房政策。不唯学历,不唯职称,不唯资历,不唯身份,只想品德,知识、能力,只凭业绩和贡献,可以换购人才房。我在农场奋斗四十二年,从一个普通工人,成长为高级农艺师(副高级)。单位领导认为我有业绩,鼓励我申请换购,就是把原有的房改房,交还给市政府,换购成新的面积大的“人才房”。

于是,我把科研成果,获奖证书和论文著述整理上报,经过严格的审查评分公示,我如愿入围首批申购名单。闻讯,我便骑车到人才房备选地一一“侦查”,只见下城杨家村城市化加速,原有的天堂经济开发区正在转型。村里支持市政府出让多块土地,建造经济适用房,部分用作“人才房”,十几幢公寓楼拔地而起,城北正在变得炙手可热,我和老伴决定防房子就选在这儿。

经过一系列换购、交房、办证手续,又经过装修、家具、软包几番折腾,终于大功告成。工匠毕去,通风半年,拎包入住。这房子三室两厅两卫一厨,宽敞明亮,有电梯。院子里种着竹子,非常雅致。郑板桥说过“宁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而我是既有肉又有竹,心中好不喜欢,取名为“耕读书屋”。2010年11月19日乔迁那天,我在单元门前种下一棵水蜜桃,还亲自点燃两个大炮仗——“呯……嘭!”大炮仗在半空中炸开,我的心花随之怒放!

我退休8年以后还享受到这份福利,这得益于党和政府对科技人员的关怀,得益于时代的进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共和国走过七十周年,中国人“居者有其屋”的梦想正在变为现实。我作为一个亲历者,目睹住房及生活条件一步步改善,新时代城市建设突飞猛进,怎么会不欢欣鼓舞呢?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