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员风采 > 优秀学员作品
我与电视机的故事
  • 发布日期:2019-12-02 19:44
  • 来源:磐安县老年电视大学
  • 字体:[ ]

第一次接触到的电视机是在单位里的。八十年代初我在玉山教办工作,当时县仪器管理站拨给玉山教办一台黑白电视机,我们不知道怎么安装使用,电视机搁置在教办会议室角落里半年多。后来还是区广播站一位技术员帮我们架起了天线,接上了电视线,电视机放在会议室前面中央位置的一张木桌子上。开始时电视屏幕上都是些白花花的雪花点,连个人影也看不到,经过多次调试,屏幕上终于出现了晃动的图像,虽然模糊不清,但毕竟是第一次领略到了电视机的神奇。

玉山教办地处原玉山区委房子,七十年代卖给教育系统,但区委下属机关的文化站、林技站、农技站、广播站、工商所、派出所、法庭等单位都挤在一个院子内办公。自从教办有了第一台电视机,区机关工作人员的夜生活也都随之改变,晚饭后很早就挤在教办会议室等看电视,迟了的就没有凳子坐。那时教办会议室成了整个区机关部门的娱乐中心,我也自然成为一个电视机义务放映员。为防止农村人进入,晚餐后第一件事就是关上机关院子的大门,里边的工作人员有头小门可以出入。教办有电视机的消息被村里人知道后,有人想进入院内看电视,但院内有派出所法庭的单位,他们不敢强行进入。后来老百姓把这件事反映到区委书记那里。张锡其书记表示可以让老百姓进来看看电视。会议室内根本容纳不下许多观众,我只能把电视机移到会议室门口,屏幕朝院子,大家就站在院子里看。下雨天有人还带着伞子看电视。

允许老百姓看电视增加了我很多工作量,本来机关大院的大门是各单位轮流管理,却变成了我一个人的事。外边人进来看电视的同时也带进许多瓜皮果壳等垃圾,每天散场后都要清理。所以这个电视机变成了我当时最烦心的事,自己是搞内勤的小秘书,也没办法把这件事推出去。

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随着农村经济条件的好转,村里比较富裕的人家陆续有了电视机,老百姓可以在村子里就近串门子看电视,我的负担也随之减轻。

九十年代初,我在尚湖初中教书时,学校更新电视机,我花一百元钱购买了学校淘汰下来的14吋黑白电视机,拥有了自己家庭的第一台电视机,实现了一家四口人坐在自己家中一起看电视的愿望。

1997年我调到玉山中学教书,学校又淘汰了一批电视机,我以800元价款中标了一台50吋长虹牌彩色电视机。拿回家后老婆埋怨我总是买一些人家不要的旧货。但这个电视机质量非常好,用了二十年不用维修,而且色彩新鲜图像逼真,清晰度也高。我一直把这个庞然大物放在客厅里。2017年儿子要结婚了,我才把这个不会损坏的电视机以五十元价款卖给电视机店。同时更新了家庭客厅的电视机,并且是超薄型的大屏幕液晶电视机。原来的长虹在客厅里摆放要占很大的空间,现在机身薄薄的,就像一幅画挂在客厅的墙上。如今不仅客厅里有电视,自己的房间里,儿子女儿的房间里都有电视机。

现代的电视机越来越薄,尺寸越来越大,功能越来越智能化。甚至还出现了投影和激光的超大型的家庭影院式电视。可以接收数字信号,也可连接wi-fi及微信等,节目可预约、可点播、可回放。让我们播什么看什么的被动观众转变为看什么播什么的主动选择者,满足了个性化需求。

我们这一代经历了电视机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嬗变。电视机的每一次更新,都是家庭收入不断增长的晴雨表,见证了时代变迁和物质文化的飞跃,折射出电视机工业的发展史,也是建国七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祖国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