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员风采 > 优秀学员作品
书香传家重教育
  • 发布日期:2019-12-02 17:56
  • 来源:桐乡市老年电视大学
  • 字体:[ ]

我是桐乡市民政局退休干部。新中国建立己经70年了,其间,我的公公、婆婆分别以98、95岁高龄,于近两年先后去世。此前,我家四代同堂长达22年之久。回顾四代人所接受的学校教育,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共和国经历中的社会进步。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尚未嫁到夫家,据老伴说,公婆人到中年,白天要工作,晚上仍在汽油灯下就读于崇德县职工业余学校大麻分校。公公小时候在大麻草庵头颜先生处只读过几天私塾,所以只能上初小班。为此,老伴特地求证于当年分校创办兼负责人张乃禄老师。张虽年逾八旬,但记性极好,回忆了许多往事,他说得十分肯定。那时,公公也只读了一年多时间,但他非常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认真学习,并从此养成了爱好读书和写字的习惯。到了退休后,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喜欢看《三国演义》《曾国藩家书》《今古奇观》等书籍,常常手不释卷,乐在其中。本世纪初,公公虽已年届八旬,却还从大麻乘头班公交车赶到桐乡市老年大学上楷书班,风雨无阻,勤学乐练,终于能写出一手好字。如果说公公当年上夜校时,奠定了初步的文化基础,才有后来的阅读能力,而更大的收获却是,他从中悟出了教育兴家的理念。所以,他一贯重视和鼓励子孙求学上进,并以身作则,为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才不惜倾尽所有,予以支持。这种理念和精神,就是为我家子孙后代留下的最可宝贵的财富。婆婆同期进了扫盲班,使她以后在工作中也派上了用场。短时间业余夜校的就读,让二老终生受益匪浅。

我和老伴年轻时都是高中生。老伴在公婆的支持下,自费从师学医,当了一名中医师;老伴的妹妹当年毕业于平湖师范学校,成了小学和初中教师。我家第二代人的高中(中专)学历,已大大超越了父辈。

到了我们子女的上学年龄,己经是“文革”后期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了,国家重视教育事业,他们是幸运的一代人。大儿子于1983年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成了我市第一个少年大学生,又于1989年留美攻读博士学位,老二老三也分别于1987年和1988年考上了大学。第三代人都能上大学,这在我家是破天荒的大事。二老当年的欣喜简直无法形容,为培养孙辈求学,他们曾罄尽全力,付出过不少心血,却甘之如饴。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我家第四代人所受的教育又有了新的变化。这一代人中,走出国门求学的比比皆是,教学与国际接轨,互聘教师、教授,互派留学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在我们的孙辈中,年龄最大的己毕业于国内大学外,老二即将在美国华盛顿大学毕业,老三是女孩,应届高中毕业生,己被罗德岛设计学院录取,小孙子同届毕业,亦已录取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都是名校。离世未及三载的曾祖若泉下有知,我家“书香传家”的理念己在第四代人得到落实,亦必会感到非常欣慰。最近,即将就读世界一流艺术类院校的孙女,替已故二老画了油画肖像,也饱含着继承他们重视教育遗愿的深深情意。

新中国诞生70年来,在不同的时期,我家四代人所受的学校教育,一代胜似一代。家庭是社会的细胞,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而充分反映出国家教育事业越来越兴旺的概况。

但学历只不过是基础,一个元素,并非全部,更重要的是素质教育,培养有道德、有理想、体格健全的创新型人才,才能使家庭和社会发展进步。习总书记早就指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有效保证,也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基础。”中华民族历史悠久,先贤们曾提出过“教育救国论”,但在旧时代是无法实现的,只有新社会才能圆我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在圆梦的征程中,必与教育事业的发展息息相关。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